踢走下堂王爷

踢走下堂王爷连载中

踢走下堂王爷

标签:王爷复婚,王爷,王爷惧内,动作,王爷虐心来源:奇热作者:小君君主角:南宫羽

主角是南宫羽的小说叫做《踢走下堂王爷》,它的作者是小君君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的白了楠楠一眼。楠楠伸出小脏手,把原本就花了的小脸蛋又抹了几下,伸手抱住站在一旁挡路的小短继续哭道:“您就可怜可怜我们吧,给我们一口饭吃……”轩辕凡一看到这声泪俱下的一幕,忍不住想掏腰包给银子,就在他...

精彩章节试读:

“老爷,让楠楠一个人自己出谷好吗?”一位眉目如画、端庄秀丽的美妇人有些担忧的皱着眉头。虽然已经快入不惑之年,不难看出美妇人当年的绝代风姿。“夫人,楠楠已经16岁了,不是小孩子。”身着儒杉却显俊逸潇洒的中年男子柔声安慰道。“可是……”毕竟楠楠还是个女孩子,有哪个娘亲不疼爱自己的儿女的。眼见美妇人的眉越皱越深,中年男子也跟着皱起了眉头。“唉,这是楠楠的命,谁也没有办法……”“难道就不能让二弟再卜一卦,看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的办法?”美妇人心存侥幸的发问道。“夫人,你知道二弟向来以神算着称,不会有错的……”“可是,万一她阻止不了那个魔头,那就会没命的!”女人就是女人,关键时刻总是要比男人忧虑很多……“但是如果楠楠不去,江湖就免不了一场浩劫,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会为此失去生命……”“那……那就让二弟帮忙……”“夫人!”“老爷,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你怎么就忍心……”美妇人眼泪禁不住掉了下来。“我们还有好几个儿子。”“可是我就没有女儿了……”“那就再生一个!”反正她是最小的一个。“真的?”泪眼朦胧的美少妇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中年男子。

不是吧?都快四十的人了!“夫人想生几个就生几个……”中年男子突然有些脸红的干咳了几声。“那好,咱们走吧!”美妇人一改刚才的柔弱,瞬间振作了起来。“夫……夫人……”“怎么了?”

这么快就好了?这也太……“你不担心楠楠……”“哎呀,放心,我生的女儿我最清楚,你的易容术,她早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还有三弟的偷功,四弟的轻功,哪一次不是把咱们谷里的人耍的团团转。”说到这些,中年男子也忍不住咬了咬牙,这丫头比她娘亲的脾气还要更胜一筹,吃亏?这两个字好像从来就没有出现在她的字典上。“是,我这个当爹的可没少被她整过。”中年男子有些苦笑。何止,我这个当娘的也没少被折腾!美少妇白了中年男子一眼,还不是你们兄弟几个教出来的好徒弟。“可是她的其他武功乱的一团糟,万一……”

咦?咦?不是安慰夫人的吗?怎么……“她现在的轻功可谓是天下第一,你们几个老头子有能追过她的吗?”整了整有些凌乱的发丝,美妇人继续说道:“楠楠向来很聪明,适应能力也很强,要么不学,要么学什么都必须做到最好。”“这倒是……”中年男子又皱了皱眉还想再说些什么。“别再罗嗦了!”一声咆哮之后,美妇人瞬间又变作小羊“快点回房吧,老爷。”“可……”“你是不是不爱我了?”眼泪又开始在眼角打转“我就知道,你肯定是觉得我已经能老了,配不上你……”“夫人……”“一定是这个样子”说完就又开始哭诉“楠楠啊,我的好女儿啊,你才刚走没几天,你爹就要另找新欢了,娘干脆和你一起去吧……”“……”“我活着没有意思了,楠楠……”“……”实在受不了美妇人魔音穿脑的神功,只好长臂一伸,将美少妇揽入怀中,深情一吻……“咦?没声音了?就这样?”门外一个少年模样的男子困惑问着旁边和自己有着相同长相的年轻男子。“不会吧,这么快爹就把娘搞定了?”一旁的年轻男子同样很是困惑。两人思索了一会同时说道:“唉,爹实在是太强了……”“同意!”两人猛点头。“你们在这鬼鬼祟祟的干什么?”一个稍显沉稳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三叔?”两个少年突然神秘一笑,“猜一猜爹和娘刚才是谁获胜?”“还用猜?当然是你娘。”这句是肯定句,而且是非常确定。“哈哈,猜错咯,这次是爹赢了!”“什么?真的假的?”大哥居然赢了嫂子?这次得好好取取经,不然自己家的那位……“来来,三叔,我给你说……”就这样,门前的男人由一个变成了三个、四个、五个……不要责怪这群八卦的男人们,因为自从他们慕容家族来到空幻谷以后,男人们就有了个统一的状态……老婆最大,我相信,这个传统还会在慕容家族继续发扬下去……“哈哈……终于不用在谷里面呆着了!”湖边一个娇小玲珑,长相可爱的女娃娃有些兴奋地说着。又摸了摸脸上的人皮面具,“嘿嘿,还是谷外面好啊,这么多人,每天都可以易容成另一副样子。”不像在谷里每天就那么几张脸,想想还真是郁闷呢。还好二叔说我的相公在谷外,不然估计这一辈子都别想出谷了……二叔说不可在外人面前露出原本面目,二叔说不可将自己的来历告诉外人,二叔说不可以在外面乱顺(偷)东西,二叔说易容的面具绝对不可以常用同一张,二叔还说……“头一次发现,原来二叔比娘还罗嗦……”站起身来,看到水中的倒影,肤色雪白,巧笑温柔,媚态天然“恩,这张脸看起来还真是可爱呢……”只是以后不能经常用这张面具,唉,真是的。要不是下山之前答应他们就好了……不过转念一想,楠楠不禁笑了“貌似现在二叔他们不在身边……”哼哼,那就不用忌讳那么多啦,嘿嘿,反正有没有全犯规就好……三月桃花芬芳,烂漫妖冶,馨香四溢,被微风轻吹更是花瓣缤纷,桃林中有个颀长的身影,看上去约二十五六。此人清秀俊雅,相貌非凡,有棱有角的俊脸却挂着与长相极为不符的冷漠表情,眼神也冰冷异常。他的着装平淡无奇,色调大都以深色为主。“羽,你真的要这么做?”一个身着白衣,手拿折扇的男子打破了原本的寂静。“你想阻止我吗?”冷漠的神情并未减少一分。“阻止你?”白衣男子扇面一合轻笑道“我要是阻止你,那就太不了解你了……”身体轻转,脸上依旧没有表情的男子冰冷的眼神撇向白衣男子。“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是想问你何时行动而已。”“等伯父下葬。”说到这,白衣男子的眼神也暗了暗。但是很快,白衣男子又恢复过来,“是啊,等我爹下葬之后,那件事情就真的要好好处理了,我可是不想错过这场好戏。”如果不是因为父亲,也许这件事情会来的更早吧,白衣男子看着一旁一脸冷漠的男子。“你有什么打算?”“打算吗?”白衣男子耸了耸肩,“没什么打算,我只是觉得猫爪老鼠的游戏比较好玩些。”说到这,白衣男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猎物死前的恐惧,可是很值得观赏,尤其是那种人,不是吗?”“猫爪老鼠吗?”白衣男子嘴角扯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眼神却依旧冰冷。微风霎时劲起,带起落地的花瓣,画面说不出的诡异,仿佛花瓣中涌动着血腥的味道……“没想到谷外的风景也不错呢。”楠楠出谷也有些时日了,一路上更是玩的不亦乐乎。坐在湖边的小亭里,楠楠伸手从包袱里拿出几个刚买的肉包“恩,真是好吃……”“咦?这是什么?”看到水里的倒影多了一个小小的影子,楠楠不禁转过头来。“咦,这是……狗?”不是吧?怎么会有狗长成这样?短短的四肢,长长地脸,如果可以折叠的话,估计这只狗狗的脸和身子差不多是一样长……皱了皱眉头,楠楠继续吃起包子。“……”“算了,败给你了……”是在是受不了它用可怜巴巴的眼神一直盯着自己,楠楠只好又从包里又掏了一个包子递给这只小短腿长脸狗“吃吧……”见到包子,短腿长脸狗毫不客气的在楠楠身边吃了起来。唉,你爹娘把你生成这个样子也不容易,叹息的摇摇头,楠楠扭头继续吃包子。不一会,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拉自己的衣角。“你饭不够吃吗?”出奇的,那只短腿长脸狗居然点了点头

。“哇!!!你居然听得懂我说话!好神奇!”“……”“好,从今天起你就跟我混好了,以后我就是你的老大!”“……”“不同意吗?我要是有吃的,就不会少你的哦。”说着眼睛笑眯眯的瞄了一眼手里的包子。听到这,短腿长脸狗点头,狂点头。“哈哈,那就好。”楠楠很高兴地转过身子,两手抱膝的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咦?你不会说话吗?”“……”你见过会说话的狗吗?“原来不会啊……”“那既然你没有名字,本老大就给你起一个好了,”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突然楠楠灵光一闪“小短!”不准以貌取狗……“好啦,好啦,就知道你会满意的……”自觉满意的楠楠摸了摸小短的长脑袋。霸权……“好嘞,出发喽!”要说这市集可是楠楠最爱逛的地方,人多,脸更多,不知道楠楠是何时养成的癖好,喜欢研究不一样的脸,基本上有过一面之缘的人,她都记得很清楚。特别是她的易容术,就连有着千面圣手的爹爹也自叹不如,如果和她相处一阵子,她就可以完全克隆这个人的性格以及行为,因此谷里的人都没少被楠楠整过。“小短,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东西都好好玩那……”楠楠一面走,一面和身后的小短‘聊天’。“……”咦?好漂亮的匕首!金黄色的外壳,上面镶着各色的石头,看起来极为的华丽,正走着的楠楠突然眼前一亮……这么好看的匕首还真是少见呢,楠楠高兴地想着,正要伸手拿起来仔细瞧瞧,就被一只大手抢先了。只见那人长相俊雅,看似斯文,实则冷的叫人难以亲近,只见那人问都没问价格,丢下一锭金子,拿起匕首就走人了……楠楠的手僵硬了半天,好不容易缓过神,握紧了小拳头“这家伙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楠楠挥了挥手,示意小短过来。“有人抢你老大的东西,你说这仇报不报?”有人抢吗?那好像还不是你的吧……“我知道你很忠心的,对不对?”说着楠楠又很‘温柔’的抚摸了一下小短的脑袋,“别让我失望,快去跟着他。”我去?那你干什么?“看我干什么?我当然还有别的计划,你给我盯紧他们,否则我怎么知道他一会去哪。”“……”当狗也不是好混的……于是乎,小短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出乎意料的顺利,楠楠在那男子之前赶到了一个他一会就要经过的小胡同,整理好衣衫,楠楠横着躺倒在地上。娘说,天底下没有一个男人不色,利用好女人的优势总会事半功倍。这次看我怎么把匕首偷到手,哼。就在楠楠刚躺倒没多久,那名男子就出现了,楠楠躺在地上静静的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快点扶我起来,这样我就能趁机……咦?咦?这人是瞎子吗?居然从我身上迈过去!咦?还有一个……该死的小短,我让你跟踪他,可没让你从我身上踩过去,呜呜……我的衣服!该死的小短腿居然敢踩我!等我回去一定宰了你涮狗肉火锅!就在楠楠在心底狂骂小短的时候,那名男子早已消失在胡同口……“苍天哪,怎么会有这种人存在……”楠楠还在愤慨三日前的遭遇,这几日一直在歇脚的客栈里闭关。并不是楠楠不想一雪前耻,而是慕容家族的祖训:盗亦有道!凡盗物失手者,三日内不可再盗任何一物,以示警戒。“三天就要到了,我忍,我忍……”翻了个身子,又趴在床上,抬眼看了床旁边十分辛苦的小短“抬头挺胸!尤其是脸,不准着地!”一旁的小短无语问苍天的默默在心底哀号。满意的看着小短一脸可怜兮兮的保持站立的姿势,楠楠这才又躺回床上,一只脚悬在床边无聊的晃着。爹说过,如果遇到很棘手的对手就要细细观察一阵,方可找其破绽,也就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细细观察,嘿嘿,有得玩了……”想到这,楠楠突然眼睛徐徐眯上眼睛,全然没有了方才的焦躁。三日既过,一切就将重新开始。不过半日功夫,已然出关的楠楠拿到了关于那男子的最详细的资料。为什么这么快?原因还是应了那句老话……有钱能使鬼推磨。原来这名男子名叫南宫羽,是这家轩辕府的主人之一,据说是轩辕老爷子的养子,长相俊雅,但为人却一向冷漠,除了轩辕家的少主和已经过世的轩辕老爷子以外,他极少和别人交谈,而且据说脾气残忍暴虐,因此也很少有人敢亲近。而这轩辕府的另一名主人就是轩辕家的少主轩辕凡一,与那名男子却是截然相反,轩辕家的少主为人极为的热情,长相也是俊美无双,脸上时常挂着令人舒心的微笑。然而轩辕家一直以经商为主,生意几乎遍布全国,自从轩辕老爷子过世后,生意就全由两位少主接手。听说虽然轩辕凡一是轩辕老爷子唯一的亲生儿子,但轩辕老爷子却更为喜欢南宫羽。还听说轩辕家的南宫羽其实才是轩辕家商业经营的幕后操众者,轩辕凡一只负责交际……还听说……总之,这个叫南宫羽的冷面男就是楠楠目前最大的目标。既然已经了解了背景,那下一步就是他的嗜好。虽然这个南宫羽很是冷漠,但还不至于自闭,定期还是会和轩辕凡一去主要商铺巡视,那么……听说有个轩辕家的店铺要招不少人,嘿嘿……既然第一部搜集资料已经顺利完成,那么第二部投其所好的准备步骤也要好好准备,望着桌上自己精心自作的几张面具,楠楠得意的笑了。第一次

布店老板的小丫鬟“两位少爷早上好。”一个长相清秀的小丫头对着走进店铺的两人甜甜的一笑。“恩,好。”轩辕凡一微笑示意。而南宫羽则是斜着眼角撇了一眼眼前这个长相清秀的小丫头,径直走向店内。没错,这个丫鬟打扮的清秀小女娃正是楠楠。不是吧,不喜欢清纯的?清秀的小丫鬟,圆圆的小脸稍稍的皱了皱,居然正眼都不瞧。第一次任务失败,好,南宫辰,你给我等着……第二次

茶楼琴妓“小女子,谢两位爷捧场。”说着,媚眼如波,说话酥到骨头的美女抱着琴站在一旁,眼神含情脉脉的看着南宫羽。轩辕凡一颇有意味的看着身旁的南宫羽,低头附耳道:“这弹琴的姑娘还看上你了呢。”南宫辰没有理会轩辕凡一的调侃,抬头扫了一眼那名女子,自顾的斟了一杯茶,继续细细的品着,只是谁都没有发现,南宫羽在看到那女子的时候,眼中闪出一丝疑惑,瞬间便消失了……看到南宫羽如此的不解风情,轩辕凡一也只好挥了挥手,打发琴妓下去。不是吧,这么娇滴滴的大美女也不喜欢?出来门之后的楠楠又再一次被打击了。而与此同时的轩辕凡一,真是可惜了呢,如此如花美眷能看中这个冰山,而这个冰山却居然还如此的浪费。轩辕凡一只好暗自叹了口气,看来他还是不愿让人触碰,自从那件事情以后,除了自己和父亲以外,他就在不愿和别人交谈,更不用说是女人。他不是要孤老终身吧,想到这,轩辕凡一的脸就黑掉了半个,貌似老爷子去世前说,一定要南宫羽成亲后,自己方可成亲,那他要是一辈子不成亲……爹啊,您是打算让轩辕家绝后吗……这次轩辕凡一的整个脸都黑了……第三次

酒楼歌姬“爷,还要再来杯酒嘛?”只见这女子妖媚动人,步步生莲,仪态动人,声音更是勾人万分。我就不信,你还不上当!楠楠暗暗在心底咬牙。轩辕凡一真是有些服了南宫辰,今天是他桃花运太旺吗?以往都是美女跟着自己后面追个不停,现在都是冲着南宫羽来的,难不成是风水轮流转?疑惑的望着身边的南宫羽,轩辕凡一真不晓得这家伙在想些什么。只见南宫羽沉默了一下便扔下酒杯,起身离开酒楼。“喂,羽,你去哪?”轩辕凡一被南宫羽突如其来的反应弄得不知所措。南宫羽并没有理会轩辕凡一,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不是吧,这家伙今天怎么这么反常?丢下银子,轩辕凡一对愣在一旁的歌姬抱歉的一笑便只身离去,去追南宫羽。好半天,楠楠假扮的歌姬才回过身来,低语道:“又不喜欢!开什么玩笑?”握紧小拳头,楠楠几乎咬牙切此的说:“美人计居然失败了。”……!这人不会是断背吧……没办法了,那就只好试试,不然我的玉佩……第四次

当铺店小二“羽,你刚才在酒馆怎么……”还没等轩辕凡一说完,就被眼前的情景震慑的无法说出话来。因为当铺的店小二居然当着自己的面,给南宫羽抛媚眼……天哪,难道南宫羽今天被诅咒了吗?不光女人对她有意思,连男人……扭头再看南宫羽,脸早就黑了半个,原以为他会一掌劈了眼前这个头不高却长相清秀的小男人,没想到他居然撂了一句“今日巡查到此为止。”便黑着一张脸走出了当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止轩辕凡一,楠楠在心底也挂满了疑问。看着走掉了的南宫羽,楠楠小小的庆幸了一下,哼哼,还好我早有准备,看你往哪里逃……轩辕凡一实在有点无法理解今天的事情,完全没有注意到身旁的店小二在南宫羽离开后去了哪里。见南宫羽早已不见了踪影,轩辕凡一只好施展轻功追了上去,没多会,就追上了南宫羽。此时的南宫羽面前恰巧有一只看似像狗的动物挡住了去路,说它看似像狗,脸却极为的长,几乎和身子长度相等,脸可能因为重量的关系搭在一旁的石头上。“大爷,可怜可怜我吧……”一个声音将轩辕凡一的注意力拉到了这只狗身旁的年强少年身上。只见他衣着破烂,一张小脸也因为泥污变得难以辨认,“可怜可怜我吧……”小乞丐再次出声,声泪俱下的叙述道“我的爹和娘都被洪水冲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和一只残疾的小狗……”你才残疾!小短不满的白了楠楠一眼。楠楠伸出小脏手,把原本就花了的小脸蛋又抹了几下,伸手抱住站在一旁挡路的小短继续哭道:“您就可怜可怜我们吧,给我们一口饭吃……”轩辕凡一看到这声泪俱下的一幕,忍不住想掏腰包给银子,就在他把手伸进钱袋的同时,一声怒吼打断了他下一个步骤。“你到底有完没完!”同时被镇住的还有在一旁哭个没完的楠楠,两人同时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南宫羽。“你在我身边不停地变化身份到底想干什么?”南宫羽冷漠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他居然能够识破我的易容术!震惊过后的楠楠突然咧开嘴笑了,伸手撕下脸上的面具,向前一扑便跳入南宫羽的怀抱。“相公!”二叔还说过,世上唯一可以看穿你的易容之术的就只有你的相公。两只藕臂缠上南宫羽的脖子,双腿盘在南宫羽的腰间,脏兮兮的笑脸不停地蹭着南宫羽白皙的脸颊“相公,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声音居然也变成了柔柔的女音。轩辕凡一似乎完全没有明白眼前发生的一切,嘴巴张得好大,好半天没有发出声响。“下来!”南宫羽脸色难看的厉声道。但是细心地人就会发现,南宫羽千年不变的俊脸上居然飘上了两朵红云。“不要!”楠楠不甘示弱的赖在南宫羽身上不愿下来。“我说给我下来!”“我说不要!”“再不下来,我就扭断你的胳膊,打断你的腿!”南宫羽恶狠狠的说。站在南宫羽身旁的轩辕凡更是用诧异的眼光看着南宫羽,这家伙不会吃错药了吧,按照平时,这个丫头应该早就手断脚断的躺在地上,那还会像这样好好的活着。不禁替这个胆大的女娃捏了把冷汗,刚想劝阻到,没想到被眼前的情况再次震住。“你凶我……”只见那个女娃话还没说完,眼圈就已经红了,瘪着嘴像似马上就要哭出来,像极了受委屈的小媳妇。“……”“你刚刚凶我……”小女娃再一次可怜兮兮的陈述。“我没有。”原本目露凶相的南宫羽不得不败下阵来,似乎自己真的欺负了她一般。“你刚刚凶我,还要我下去……”继续陈述……“……”“你是不是改变主意了?”眼睛充满期待的看着南宫羽。“……”“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楠楠小心翼翼的继续说道。“……”“这么说,你同意了?”原本快要飙泪的小脸,瞬间明朗万分,“太棒了!相公,你真好!”说着,小脸抱着南宫羽的脖子又忍不住蹭了起来。“不要叫我相公!”南宫羽再次气急败坏的说。“你不打算要我了吗……”可怜兮兮的表情再次飘了出来。一副‘你只要敢说不要,我就立刻哭给你看’的表情。“……”“我就知道,相公你最疼我了……”“……”“那咱们出发吧。”“……”南宫羽看了一眼前面的路,又扭头看了一眼楠楠。“相公,你的意思是不是,我这样抱着你,你不好走路啊?”“……”那你稍等……不一会,南宫羽脸色很不好的背着楠楠向轩辕府走去,只留下还在震撼中与思考中的轩辕凡一……相公?南宫羽这家伙什么时候成的亲?爹,您在天之灵保佑,轩辕家可算是可以留后了……震撼的不只是轩辕凡一,还有整个轩辕府……“听说没?从不进女色的南宫少爷居然背着一个大姑娘回来!”家丁甲八卦的爆料。“是啊,是啊,我还听说,那个女娃还总是‘相公、相公’的叫南宫少爷……”家丁乙也不甘落后的抢着说。“你说南宫少爷会不会娶她?”家丁甲又闲闲的问了一句。“那是一定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南宫少爷,一向讨厌和人交谈,更别说是触碰了,现在竟然会背着一个姑娘回来,可见南宫少爷有多喜欢这个姑娘。”家丁乙自说自话的分析着。“说的挺有道理的……”家丁甲不禁有些赞同家丁乙的说法。“那是当然,所以咱么一定要伺候好那位主子,省得主子一不高兴,咱们再丢了饭碗。”家丁乙煞有介事的嘱咐着。“恩恩,有道理,有道理……”“什么狗屁道理!”一声娇喝打断了原本八卦的二人。一位身着紫衣,气质不凡的女子走了进来,杏眼明仁,也是雪肤花貌。“夜管家好。”两位家丁一见此女子立即战战兢兢的再到一旁。“轩辕家雇你们来着是做工的!不是让你们在这说三道四的,既然你们这么想说,那我就成全你们……”话还未说完两位家丁立即求饶“夜管家,您饶了我们吧,我们下次不敢了……”根本没有理会两人的求饶声,夜雪将余下的话一字不变的说完“来人,将这两个没用的东西逐出府去!”“不要啊,夜管家……”随着求饶的声音越来越远,夜雪原本俊美的脸变得有些恐怖“就凭那个脏丫头也想做南宫少爷的人?”鼻子不屑的轻哼了一声“只有我才能配的上南宫少爷,没有人可以取代我的位置!只有我!””走着瞧,我会让你们所有人都明白,只有我才是未来的南宫夫人……“这位姑娘,你是不是可以下来了?”尾随南宫羽一起走进轩辕府的星辰阁时,看到仍然赖在南宫羽后背上的楠楠,轩辕凡一实在忍不住的开口了。“相公,你不会不要我吧?”没有理会轩辕凡一,楠楠低头问着南宫辰。“……”看到没有吱声的南宫羽,轩辕凡一脸上挂着一贯的微笑,柔声说道“姑娘请放心,你既然进了轩辕府的大门,就是轩辕府的客人,我们是不会把你赶出去的”。把你赶走,下次去哪里再找这种脑袋缺根弦,还不怕死的女娃娃,轩辕凡一在心底盘算着。“真的,不会赶我走?”楠楠疑惑的看着一脸假笑的轩辕凡一。“不会,当然不会。”“我不相信你,除非我家相公亲口说!”说着两只小胳膊更是抱紧了南宫羽。抱这么紧,是想勒死他吗?忍住笑,轩辕凡一好心的提醒道“喂,羽,你要是再不说话,小心被勒断脖子……”“……”“相公……”“不要叫我相公!”“你又凶我……”刚开口,眼圈又红了起来。“……”“你是不是想把我赶走才凶我……”“……”“相公……”“……”“你又不想要我了……”泪珠在眼中打着转。“我没有。”南宫羽咬了咬牙吐出几个字。“真的?”满眼都是期待的看着南宫羽。南宫羽僵硬的点点头,生怕又招惹这个水做的女娃。一旁的轩辕凡一看到如此场景,胃都快笑抽筋了,偏偏还不敢笑出声。真是有够奇怪,如果是以前,凡是想要靠近南宫羽的女人早就被他甩到一边,哭的哭爹叫娘了,偏偏这个女娃还能完好无损的趴在南宫羽的后背。细看这个女娃,肤色雪白,巧笑温柔,媚态天然,原本长相如此柔媚的女子应是妩媚动人,偏偏这个女娃没有半丝媚态,反而显得单纯可人。就连她无理的耍赖也让人不忍责怪,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南宫羽才没有像以前那样发飙吧,轩辕凡一自顾的想着。就在轩辕凡一发愣的一会功夫,那边的两人也终于达成协议,楠楠慢吞吞地从南宫羽的背上爬下来。得到自由的南宫羽径直的走到平日里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没有再理会楠楠。“姑娘,请坐。”既然他那个当‘相公’的不理会这个女娃,拿自己这个做兄长的可要好好招待这个弟媳。毕竟,这也是关系到自己未来的幸福。待到各位都就位,下人也适时的上好茶水,轩辕凡一挥了挥手,示意下人全都下去。“请问姑娘,你是哪里人?”“我,我是……”圆溜溜的杏眼眨了眨,眉头就皱了起来,“我二叔不让说。”“哦,这样啊,那敢问姑娘,令尊是哪位?”“我爹,我爹是……”为难的咬了咬嘴唇“我二叔不让说。”轩辕凡一短暂的窒息了一下,“那……请问姑娘的易容之术师承何处?”沉默了好一会,果然还是那几个字“我二叔不让说。”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发,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空前的无力感袭满全身,“那姑娘能说什么?”扯着接近僵硬的笑容,轩辕凡一继续奋斗着。掰着手指头,楠楠一条一条的数起来“我叫楠楠……”接着转过头,指着正在喝茶的南宫羽一本正经的说:“他是我的相公。”“咳咳……”好像是被楠楠的话呛到,南宫羽极力忍住,眉头少有的皱了一下,脸也似乎有些红彤彤的,不知道是被呛得,还是……看到南宫羽这个千年不变的冰块脸居然会被这个丫头弄得皱眉,还真是少见,轩辕凡一玩味的笑了,这次可有好戏看了。只不过这个女子的来历……想到这,轩辕凡一又继续问道:“那楠楠姑娘为什么就这么确定南宫羽是你相公,难不成……”轩辕凡一不怀好意的挑了挑眉毛,欠扁的盯着南宫羽,笑的很是欠扁。“啪!”茶杯在南宫羽的手中硬生生的碎成了几块。轩辕凡一识相的收起欠扁的笑脸,继续一本正经的调查楠楠的情况。“因为二叔说,可以看穿我的易容术的人就是我的相公。”又是二叔?不是吧,这个二叔什么来头?“那……那能看穿你的易容术的就是你的相公,”有些头痛的揉了揉额际“那……要是还有人看穿你的易容术,那你怎么办?”说这句话的时候,轩辕凡一特意的看了一眼一旁的南宫羽,似乎没有什么不对,只是……哪里来的寒气……“不会的。”楠楠一面吃着身旁的点心,一面口齿不清的答着轩辕凡一的问题“相公是第一个看出来的,而且现在一个相公就够了……”伸手又拿了块点心放在嘴里继续开心的吃着。一个就够了?那原本打算要几个?她不会是……感到身边再次散发出的寒气,轩辕凡一不得不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楠楠姑娘,你知不知道相公这个词的含义?”“我知道,”楠楠认真的点点头“我娘说,相公就是会带我玩、疼我、照顾我的人。”回答完问题,继续投入吃点心的阵营中。“……”这是个什么娘亲,对于女人来说,不是要三从四德,相夫教子吗?“你确定你娘没有说错吗?还是你记错了?”拿着盘子里的最后一块点心,楠楠歪着小脑袋想了半天,娘说错了吗?爹就是这个样子啊……应该没错吧……自己心里也没底,抬头又看了看不知如何开口的轩辕凡一,也许……错了?厄……完全搞不清出状况的楠楠只好耸了耸肩“不知道。”

相关内容推荐:

踢走下堂王爷

小说踢走下堂王爷点评:

热文《踢走下堂王爷》南宫羽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最新古代小说推荐

  • 陌路情殇伊人泪陌路情殇伊人泪

    独家小说《陌路情殇伊人泪》由木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沈曼蓉顾霆骁,书中主要讲述了:方。车子顺着铁路一直前行,一天一夜后,终于在太阳升起前到达。沈曼蓉呼吸略显沉重,长时间握着方向盘的双手有些僵硬。她忍着酸痛感,回头看着熟睡的沈母,轻轻将人摇醒:“妈,我们到了。”沈母缓缓睁开眼...

    作者:前妻言情已完结

  • 874137463874137463

    主人公叫覃音沈昱行的小说叫做《874137463》,这本小说的作者是874137463倾心创作的一本长篇现言小说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请你相信我!我和他清清白白,我只喜欢昱行!”覃音急的红了眼眶。“滚!”没有任何意外。覃音和唐泊明都被撵了出去。酒吧外。“音音,就这样的混蛋,你看上他什么?”唐泊明斥道。被人撵出来,他显然气...

    作者:佚名长篇爱情已完结

  • 桑南何望卿桑南何望卿

    主角是桑南何望卿的小说叫《桑南何望卿》,它的作者是程小澄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鲜血瞬间溅在了他温润俊美的脸上,把他的无情展现得淋漓尽致。他嘴角扬起一道云淡风轻的笑……就好像,面对的不是为他默默付出十年的妻子。桑南到最后死的时候都一直睁着双眼,誓要把这个男人的所有残忍,深深...

    作者:程小澄妹妹言情连载中

  • 快穿:穿成虐哭大佬的白月光快穿:穿成虐哭大佬的白月光

    《快穿:穿成虐哭大佬的白月光》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一只猫小姐,主角是钟鸣,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男主心中对原主的最后一点好感也消磨干净了。故事的最后,原主被男主亲手用斩魂剑驱散了魂魄,原主的族人也因为受到原主的牵连而被男主斩杀殆尽。一切的障碍都清除干净了,男主从此便与女主过上了神仙眷侣的生活...

    作者:一只猫小姐快穿养成已完结

  • 自此遥遥难相忘自此遥遥难相忘

    完结小说《自此遥遥难相忘》是锦朵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夏知暖温瑾谦,内容主要讲述:暖心里,更令人心寒的是这话是出自温瑾谦之口。她紧咬着牙,忍着心里的痛意:“这是我家的事,与你无关。”说完,夏知暖转身进屋关上了门。然后就给好友打去了电话,请她家的阿姨过来照顾几天。中午,温瑾谦...

    作者:锦朵现代经商已完结

  • 神医狂妃不好惹神医狂妃不好惹

    主角是神医狂妃不好惹的小说叫《神医狂妃不好惹》,它的作者是白十九创作的穿越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容易。”萧寒烟冷不丁面带讥讽地补充。一瞬间,萧丞相的脸立马黑了下来,重重哼了一声,背过手去没有说话。见他如此,林氏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阴毒的表情,死死盯着萧寒烟。“我又没说错,...

    作者:白十九古代修真已完结

您的位置 : 小说> 小说库> 古代> 踢走下堂王爷